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奋斗者说⑪丨杭州作坊里诞生金马奖 他是40岁的青年导演

2018-06-13 01:52

  习总说,幸福是奋斗出来的。这些年,越来越多的人才争相涌入杭州,成为用“奋斗”书写城市历史的杭州人,为这座风景秀丽的创新之城注入新活力。

  浙江在线杭州频道推出《奋斗者说》栏目,记录杭州人在这座城市创业、奋斗的故事;也通过他们的青春与梦想,记录下这个城市的变迁,时代的印记。

  金行征,1978年11月出生于浙江温州,艺术学院剧情电影工作室大师生学位首位华人获得者。

  他旅居九年,2015年回国后在杭州从事纪录电影创作工作,作品曾入围、法国、日本、巴西、韩国、伊朗等国家和地区的多个重要国际电影节。

  其中,代表作《罗长姐》获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D20提名并获“年度新锐奖”、国际电影节纪录片竞赛特别表扬奖和台北金马奖“最佳纪录片”提名奖等多项大奖。

  “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。内心怀着期待和梦想并为之努力的人,都是奋斗者。”——金行征

  这是金行征工作室入驻杭州西湖区凤凰国际创意园的第三个年头,工作室的名字很有趣,叫“何乐不为”。

  在这个看似随性的空间里诞生的作品,却登上了世界各地电影节的舞台,数度斩获国际大奖。

  而这位40岁“青年导演”金行征的故事,也如同一部剧情跌宕的电影般不同寻常。

  爵士帽、花衬衫,这是金行征的招牌装束,看似是个留洋归来的时尚人士,但他说,自己骨子里还是那个又倔强的少年。

  18岁那年,金行征职高毕业,在影楼里拍照片,一个月挣3600块钱。那是全国人均工资不到500元的年代,但金行征的高中老师依然鼓励他去考大学:“你是会读书的人,如果你读完大学,收入肯定翻倍。”

  于是,金行征经数年高复,考北影落榜,最终在1999年考入杭州商学院,成为一名大学生。

  之后的日子在外人看来顺风顺水:大学毕业,金行征成为了绍兴文理学院的一名老师,课程压力不大,专业还对口。

  然而,3年后,金行征又做出了一个“任性”的决定:放弃待遇优渥的大学教师职位,前往重新参加高考,学习电影艺术。

  为什么?金行征告诉记者,他曾读过一本关于张艺谋的书。“无论是从弹棉花的工人变成电影导演的人生经历,还是拍摄电影的艺术手法都让我深深着迷。当走过千山万水,发现自己始终无法忘怀年少的梦想时,我就不想再耽搁了,去做吧!

  做出这个决定,金行征并没有和家人商量太多。“我上小学的时候,父母就出门做生意了,我自己在老家上学,什么事都是自己做决定自己解决,习惯了。”

  其实,虽然父母刚开始时会有几句反对的唠叨,但他们仍然给予了金行征最大程度的支持。这也成为金行征奋斗的动力,“那时候我就想,无论怎样都不能松懈,一定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。”

  前往时,他怀里就揣了9000欧元,然而,等待他的现实却并非一帆风顺。

  因为语言问题,第一年参加高考时,金行征连考官的提问都听不懂,所有的高校申请都被了。

  准备的费用已经花光,但还要准备第二次考试,金行征必须一边学习,一边打工。

  跳蚤市场上,金行征摆个小摊,拿一叠餐巾纸,碰上喜欢汉文化的老外,就将他的名字翻译成汉字,写在餐巾纸上,装到小相框里,一个收费5欧元。生意好的时候,这样干一天能挣50欧元,一个礼拜的菜钱有了。

  酒吧里,金行征是倒酒的服务生,小费也有一点。“但我这个人有点迷糊,有一次倒酒的时候,不小心把啤酒瓶盖倒进杯子里了。顾客把啤酒喝完,发现杯里有个酒瓶盖,结果我就被辞退了。”

  晚上夜深人静,是最适合创作的时候。这时的金行征,通常在准备第二次考试的作品。“那阵子压力大,反正躺床上也睡不着,常常干脆一做就做到天亮。”

  剩下的时间,他就泡在艺术大学的图书馆里,反复读专业书,“一是充实专业知识,二是熟悉专业单词。”

  付出的汗水没有让金行征失望,在的第二年,他收到了魏玛包豪斯大学、艺术大学等五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
  最终,金行征选择了艺术大学,从本科开始学习。30岁的他,成为了班里学分修得最多、最勤奋的“学霸”。“修满12个学分就可以完成中期考试的课程,而我都会修到20多个学分。”

  2015年,金行征回国了,没想到一回来,就是当头棒喝——他找不到合适的工作。

  “在,大师生是艺术实践类的最高学位,相当于实践类的博士学位,但在国内并不被认可。”金行征说,“但国内不少高等艺术院校都要求老师有博士学位,这意味着我很难在高校里找到工作。”

  毕业作品《离开》,是金行征一个人扛着三台摄影机,走进新昌县琅珂村的乡村小学完成摄制的。

  资金所限,他承担了导演、拍摄、剪辑、录音等所有工作。为展现人物最真实的生活状态,整部片子的总素材量多达100个小时,制作耗时整整两年多。

  2015年,这部靠一人之力拍摄的“初出茅庐”之作,受到了国际电影节的广泛认可,先后入围日本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、法国马赛国际纪录片节、弗莱堡国际电影节、韩国EBS纪录片节等六大国际电影节。

  此后,金行征马不停蹄地创作了《消失在黎明前》和《罗长姐》两部乡村题材纪录片。

  《罗长姐》中的“主人公”,是宜昌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湾潭镇“全国孝老爱亲模范”罗长姐,讲述的是现年90岁的罗长姐连续40年照顾失常儿子的故事。

  这部电影背后的团队依旧是“作坊”式的配置:金行征负责拍摄,他的妻子则负责录音。

  但这部“作坊”里诞生的作品,却捧回了大奖:2017年,《罗长姐》斩获台北金马奖“最佳纪录片”提名奖,今年又摘得国际电影节纪录片竞赛特别表扬奖。

  “当然高兴,这是对我的肯定,我也急需这个肯定。”金行征笑着说,但他告诉记者,自己的成就感绝非仅来于此。在他看来,当捕捉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镜头时,那种兴奋和满足感,已足以安抚30岁那年,他放弃一切时的那丝犹豫。

  今年年底,金行征所导演和拍摄的电影《罗长姐》即将在全国公映,这也是他的纪录电影作品首次登陆院线大银幕。

  在许多人眼里,40岁似乎已经是人生无法再有更多可能性的年纪,而金行征的美好图卷仿佛才刚刚徐徐展开。

  2016年,金行征获得杭州市西湖区第五批“325”引进人才奖励,凭借纪录电影作品,获得了100万元的专项资金奖励。“杭州人文气息浓厚,人才政策和影视产业氛围都是我选择这里的原因。留学回来之后,我就立即落户到了杭州。”

  金行征告诉记者,作为刚起步的导演,就得到这样的扶持,可见杭州对电影创作人的重视。“浙江正在跃升成为全国影视的副中心,我也正在邀请我的纪录片同行们来杭州一起做电影。”

  今年起,金行征计划在西湖区凤凰国际创意园的“大本营”里,拍摄更多与他一样逆转人生的“奋斗者们”:新作《无臂七子》讲述全国七位无臂艺术家在逆境中找到和建立自尊的故事、《水让我》纪录诞生在浙江的残奥会游泳冠军的成长历程……

  “内心依旧怀有一种期待、一个向往和一个梦想的人,都是奋斗者。我是一个奋斗者,而我镜头中的许多人物也是。”金行征说,“传统的、典型的文化基因根植于人们的血脉之中,在看似平凡的现实生活里流露出来。我想用我的纪录电影将它们展现出来,让中国的故事走得更远。”